李可染 井冈山 立轴

0161 李可染 井冈山 立轴

作  者:李可染
尺  寸:61×42.5cm
估  价: RMB 6000000-8000000

题识:
一、革命摇篮井岗山图,可染试作草图。钤印:可染
二、十年不见荣才,近传书属画,寄此小帧代候起居,可染又记。钤印:李、传统今朝
如欲竞投本件拍品,敬请与本公司提前联系,办理特殊号牌方可竞买。

李可染:《井冈山》母本在此!
1973年夏,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赵浩生拜访了李可染、吴作人等人,并根据采访录音,于香港在《七十年代》十二月刊上发表了李、吴等人评论齐白石的文章。该文触及某些人敏感的神经,并很快成为1974年“批黑画”运动的导火索。在这场运动中,李可染为民族饭店创作的《漓江》被列入“黑画”。可染先生很受伤也很迷茫,一度因为高血压引至失语。山水画到底该画什么,又该怎么画呢?
一些喜欢书画的老干部建议李可染说:你可以画青山绿水,画扛枪的红军,画红旗,这样谁还能批判呢?李可染也曾向自己信赖的国家领导人谷牧请教。谷牧理解画家的难处,说:你怎么想就怎么画吧,不一定非要在画上加一些说明性的细节。
青山绿水红旗飘扬的井冈山,可以说是李可染一个既痛苦又慎重的选择。毛泽东曾在井冈山写下《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宁冈调查》等著作,首次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论断,回答了一些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并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一中国式的革命道路。这样一个神圣之地,既符合可染先生画作对崇高感的诉求,也未尝不是一种逆境中的自我保护。
1974年,可染先生开始以最大的力气开始了对于井冈山题材的探索。他反复锤炼,一如他创作其他经典作品,他反复画,直到又一种山水画经典在他的笔下诞生。
可染先生创作《井冈山》,从名头上看,其中两幅最为出名,一件是1976年为日本华侨总会绘制的竖幅巨作,一幅则是1977年为毛主席纪念堂绘制的横幅巨作幅。竖幅作品基本以井冈山主峰为主体,崇正2018秋拍的《井冈山》,即为这一构图。可染先生在题识中写道:“革命摇篮井冈山,可染试作草图”,可知为大幅创作前的小尺幅试探性作品。纵观此件“草图”,一种浑厚博大如同里程碑式的壮阔之美扑面而来,全幅以青绿调子的井冈山主峰为主体,以墨韵之美与神韵之美相结合,山势巍峨,群峰耸立,摄人魂魄;远景山高云淡,景象开阔;近景数棵青松,一杆猎猎飘扬的红旗,一队戎装战士点出画面主体——革命摇篮。他不仅画了毛泽东《西江月·井冈山》词意中的波澜壮阔,还画出了苍润深厚中所蕴含的深情。
1977年,李可染和关山月、黎雄才等几十位画家被邀请为毛主席纪念堂创作一批以革命圣地为题材的巨幅山水画。画家们决定以此次创作活动作为振兴山水画的突破口。可染先生决定实地写生。此时,他已入古稀之年,身体状况大不如前,除患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外,还有叠趾症,行走很是艰难,医生劝他作罢,但可染先生非常坚持,说服医生截去右足一趾,左足二趾。伤愈后,即在家人和学生陪同下,到了江西,于当年5月兴致勃勃地登上了井冈山、庐山,回来后他创作了气势恢宏的横篇巨幅《革命摇篮井冈山》。

“李可染曾以此题作数幅,并登井冈山写生。此幅深郁苍翠,积染中淡墨与绿色,沟壑纹理排列肃整。反复积染,山色十分沉厚,属于李可染水墨山水中的工整之作。”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明路71号东方文德广场A栋写字楼24楼全层 京ICP备 13028119
技术支持由雅昌艺术网提供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5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