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正讲堂 | 陈智超:从陈援庵的生平看他的手迹

发布时间:2017-12-08 20:35:29

陈垣(1880-1971),字援庵,广东新会人。他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宗教史学家、教育家,是近代史上一位经历丰富、撰述等身的学术人物,他结交、启发、培养了大量的学术人才,同时也是一位对传统艺术有着深刻鉴赏力的大家,他去世后,家人遵照其遗嘱,捐献给国家的除了稿费、四万馀册藏书,还有他收藏的千馀件书画作品。

 

陈智超和祖父陈垣、父亲陈乐素在一起。

 

陈垣与陈寅恪素有“史学二陈”之称,而陈垣的儿子陈乐素(1902-1990)、孙子陈智超都克绍其裘,继承家学,也是历史学家,被称为一门三代史学家。陈智超先生除了潜心宋史研究之外,对于陈氏励耘书屋的文献整理、出版和维护,都尽心尽力,不仅对祖父的文稿、文献悉心整理,促成《陈垣全集》的出版,还编撰了多部关于陈氏一门的学术文献,如《陈垣史源学杂文》、《陈垣往来书信集》、《励耘书屋问学集》、《殊途同归:励耘三代学谱》等等,嘉惠后世学人。

 

陈智超先生编著作品(部分)

专著

 

《解开〈宋会要〉之谜》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5月。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明代徽州方氏亲友手札七百通考释》(3) ,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112月。

《陈智超自选集》 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310月。

《宋史十二讲》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2月。

《陈垣:生平 学术 教育与交往》 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108月。

 

 

整理陈垣先生论著


《陈垣史源学杂文》,人民出版社,198010月。

《陈垣学术论文集》第一集(陈智超编),中华书局,19806月。

《陈垣史学论著选》(陈乐素、陈智超编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5月。

《陈垣学术论文集》第二集(陈智超编),中华书局,19822月。

《道家金石略》(陈智超、曾庆瑛校补),文物出版社,19886月。

《陈垣来往书信集》(陈智超编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6月。

《陈垣早年文集》(陈智超编),(台)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中国文哲专刊,19927月。

《陈垣先生往来书札》(陈智超编),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筹备处,19928月。

《陈垣学术文化随笔》(陈智超、曾庆瑛编),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11月。

《元西域人华化考》(陈智超导读),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12月。

《陈垣先生遗墨》(陈智超、曾庆瑛编),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9月。

《陈垣史源学杂文》(增订本,陈智超编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5月。

《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创作历程——用稿本说话》(全二册,编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8月。

《陈垣全集》(全23册,主编),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912月。

《陈垣来往书信集》(增订本,编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11月。

《陈垣四库学论著》(陈智超编),商务印书馆,20127月。

 

其他有关陈垣先生著作

 

《励耕书屋问学记:史学家陈垣的治学》(增订本,陈智超编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11月。

《陈垣——生平 学术 教育与交往》(陈智超著),安徽大学出版社20108月。

《殊途同归:励耘三代学谱》(陈智超著),东方出版社20134月。


正是长期以来的爬梳剔抉,无论是陈氏一门治史的学问,还是文献文稿的整理研究,陈智超先生都是最有发言权的。

早在2013年春拍,广东崇正就推出了“史学巨擘:陈垣先生重要著作及稿本”专场,关注到了励耘书屋文献的学术价值。12月11日—12日,广东崇正将举行2017年秋拍预展,12日晚—13日拍卖,“崇正讲堂”将在11日预展期间推出陈智超先生开讲“从陈援庵的生平看他的手迹”;如果说我们以往是从著作里了解陈垣和励耘书屋三代学人,那么现在可以现场聆听,体会后人回忆里的一份文化情怀和温度。


陈垣手迹《读书堂西征随笔》6

 

 

陈垣手迹《清初僧诤记》手写原稿37

 

 

嘉宾简介

陈智超,广东新会人,19344月生于上海,196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为宋史专业研究生,1965年毕业后留所工作,历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历史文献学专业博士生导师,直至退休。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主要研究方向为宋至明代历史、历史文献学等。出版论著7种,合著合编论著8种,整理陈垣先生论著9种,发表学术论文130余篇,代表作有《解开〈宋会要〉之谜》等。

 

陈垣与故宫博物院

 

192410月,直系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次月,驱逐溥仪出宫,并修改了清室优待条件。

怎样保护故宫的财产和处理一切善后事宜?当时就成立了清室善后委员会,由国务院聘任蔡元培、陈垣、沈兼士等十人为委员,李煜灜为委员长,李是同盟会元老,曾主持留法勤工俭学活动。大家看了《鲁迅全集》就知道,李煜灜那时经常离开北京。他走了怎么办?就请我祖父代理他当常务委员并代行会长职务,所以祖父是清室善后委员会的实际主持人,这从现存的李煜瀛192412月给祖父的信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善委会还约宝熙、罗振玉等五人作为清室代表参加,但他们经常抵制善委会的活动。

溥仪出宫后不到20天,皖系段祺瑞临时执政上台。善委会1220日开第一次会议,决定23日开始点查宫中文物,准备在明年1010日成立故宫博物院,接待观众。

故宫博物院即将开幕,决定先成立故宫董事会和理事会,祖父、沈兼士等九人被推举为理事。善委会积极筹备了10多个月,博物院终于按预定日期开幕了。当天北京城里,万人空巷,涌进故宫参观,盛况空前。

在点查宫中文物工作中,祖父发现了《四库全书荟要》。原来他在研究《四库全书》的过程中,了解到乾隆下令修《四库全书》时,已经快70岁,恐怕不能亲眼看到《全书》的完成,所以命《全书》总裁于敏中、王际华从《全书》中精选一部分先行缮写,名为《四库全书荟要》。到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四十五年(1780年),两部《荟要》先后编成,每部11266册。一部藏于宫内摛藻堂,一部藏于圆明园的味腴书室。圆明园的一部,毁于1860年的英法联军,只剩宫中的一部。祖父参加善委会的工作,才有机会进入故宫。19254月,他首先在御花园东北角堆秀山东侧找到了摛藻堂,这时已成了堆放杂物的仓库。又经过几天的清扫,终于发现了倚墙而立的《荟要》书架和书函。祖父欣喜异常,特别在摛藻堂前摄影留念并题词。这部《四库全书荟要》现在台湾。

祖父在故宫期间办的另一件大事,就是抢救、保存和利用雍正至清末200年间的军机处档案。这批档案的史料价值是不言而喻的,但当时藏在集灵囿,无人管理。19261月,祖父以故宫博物院的名义起草了一封信给他的旧识、当时北洋政府总理许世英。这封信援古证今,阐述了将档案移交给故宫博物院文献部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他让学生单士元(后来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带着这封信交给负责管理这批档案的朱师辙。朱读后击节称赏,这批档案当即顺利移交故宫并得到妥善保存,现在是第一历史档案馆的主要馆藏。在以后的几年中,祖父主持的故宫图书馆文献部陆续出版了《掌故丛编》、《史料旬刊》等一系列档案,成绩显著。

19263月底,冯玉祥国民军失利,段祺瑞出走,北京一时没有政府。故宫原由国民军驻守,现在只得请内务部的警卫队接防。理事会决定由理事陈垣为代表,办理驻防交接手续,定于45日开交接的会。不想就在开会的前一天(44日),奉军轰炸北京,并在故宫南三所门外投炸弹一颗。但次日交接会仍照旧举行。在会上,陈垣发言强调,说明军队换防只是为保卫,不是接管故宫。

19266月,杜锡珪在北京组织新内阁,新内阁在国务会议上通过改组故宫议案,另成立故宫保管委员会,准备来保管故宫。保管委员会由清朝遗老及新内阁人员组成,赵尔巽、孙宝琦为正副委员长。

83日,赵、孙以正副委员长名义宴请故宫理事会,拟谈判接管事宜。理事会决定由陈垣、俞星枢等四人出席。会上祖父代表善委会发言:如果你们要接管故宫,必需组织点交、接收两个委员会才能交接。必需点完一处,移交一处,未点之前,仍用旧封,由旧会负责;点完之后,移交新会换封,由新会负责。他并严肃提出:接管一定要做到三点,故宫所有藏物:一、不能还给溥仪;二、不得变卖,三、不能毁灭。最后他又作了进一步阐述:比如交给人家一箱物品,不清楚箱里都放的什么,则无法交,对方也无法接。如果你们不同意点交,可以由接收方面登报声明,说明自愿负故宫的全部责任,此后无论建筑、珍宝、文物、图书,如有损失,都与旧委员会全无关系。这是我们全体人员的意见,请你们考虑。这其实是祖父他们的缓兵计,因为真要点交,要拖很长时间。但因为说得在理,赵、孙二人听了无言以对,只说:等我们商量商量后再回答吧!赵、孙二人回去汇报、请示,要立即接管。不想杜锡珪竟同意点交,也同意设立移交、接收两委员会,把赵、孙二人驳回。

本文选自陈智超著《殊途同归:励耘三代学谱》一书。

 

本次讲座信息

1211日下午13:30-15:00

地点:广州 香格里拉大酒店 3楼礼堂

从陈援庵的生平看他的手迹

主讲人:陈智超先生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文明路71号东方文德广场A栋写字楼24楼全层 京ICP备 13028119
技术支持由雅昌艺术网提供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508号